导航菜单

女人受过伤后真的变了 在感情里受过伤害的女人

导读:导语情路上吃过苦头的女生,从分手那刻起,她们自身蜕变的故事才刚刚开始。问世间情为何物—李莫愁用情至深、作茧自缚电视剧《神雕侠侣》剧照“问世间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,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”熊熊火焰、花海无边,李莫愁在生命的最后,一改

导语

情路上吃过苦头的女生,从分手那刻起,她们自身蜕变的故事才刚刚开始。

问世间情为何物—李莫愁用情至深、作茧自缚

电视剧《神雕侠侣》剧照

“问世间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,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”

熊熊火焰、花海无边,李莫愁在生命的最后,一改驰骋江湖中的凶狠恶毒,深情地唱着这句诗。

与一身沾满鲜血的恩恩怨怨,与一世放不下的儿女私情,一起将自己埋葬。

当年还是柔情佳人时,李莫愁与陆家庄庄主陆展元相识相恋,并以一条红花绿叶的锦帕作为定情信物许下承诺。

道别时,陆展元说定当归来,迎娶佳人。

却不知再见之日,心上人身边的位置已经给了何沅君。

陆展元念念有词:“李姑娘,我和你是江湖上的道义之交,下个月我在大理与何姑娘成亲,那时你若有空请大驾光临来吃喜酒。”

背叛师门、义无反顾的执念,竟只换来陆展元口中的“道义之交”。

李莫愁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出现在二人的婚礼大堂,陆竟然请来高僧坐镇,意图很明显:即是怕李坏了自己好事。

迫不得已她接受了十年不再叨扰二人生活的条件,至此身心俱焚。

从此之后,“赤炼仙子”李魔头横空出世。

何老拳师隐居家中,她赶尽杀绝,二十余口丧命她的刀下,只因同何沅君的“何”姓。

沅江上六十三家船行,她尽数砸毁,只因招牌上同何沅君的“沅”字。

十年之后,她终于解开了“十年魔咒”,杀入陆家庄复仇。彼时的陆展元已不在人世,但他的弟弟府上,家眷宗族却被血洗一空。

只有弟弟的女儿陆无双,因为脖颈间佩戴着红花绿叶的锦帕,让李莫愁动了恻隐之心,捡回性命。

种种罪恶,罄竹难书。

电视剧《神雕侠侣》剧照

小时候看《神雕侠侣》,对李莫愁这种反派人物,有着非黑即白的判断,恨不得她能够早点丧命于对手的刀下,才叫痛快。

后来再看,好多人都说对李莫愁恨不起来了,更多的是一种哀其不幸、怒其不争、恨其不悟的慨叹吧。

十年前她本是“美貌温柔的好女子”,书中这样描写李莫愁的美:

她手中拂尘轻轻挥动,神态悠闲,美目流盼,桃腮带晕,若非素知她杀人不眨眼,定道是位带发修行的富家小姐。

英雄难过美人关,美人难过情劫关。

李莫愁眼里的爱,要么得到,要么毁灭。怀揣这样一份极端的爱,是无法滋养任何人的,不管是爱的人还是被爱的人。

爱满则溢,她的爱太满了,满到自己无法驾驭,满到一辈子不肯放过自己。

樊登读书中曾经讲过:

“对你伤害最大的,不是别人插在你身上的刀,而是你经常会把那个刀拔出来看一看,很生气,然后再插回去。

这种反复的伤害,才是对我们最大的伤害。我们要眼睛向前看,而不要天天生活在过去的这个伤害当中。”

像李莫愁这般冰雪聪明又才华横溢的女子,若是早早的将自己内心养育的毒蛇放生,也许江湖上的,就是另一个“一代侠女”的传说了。

风雨过后的铿锵玫瑰——张幼仪爱恨随意、极致绽放

张幼仪

张幼仪的名字,似乎永远和“徐志摩”三个字绕不开,即使她后来担任银行副总裁,服装公司的总经理。

在关于徐志摩的情史八卦里,“张幼仪”总是带着浓浓的悲剧色彩。

她15岁与徐志摩结婚,18岁诞下长子,同年徐志摩前往美英留学。

在她20岁时,终于与丈夫团聚。

在这期间张又发现怀孕了,向徐说这件事,得来的回应是:“把孩子打掉。”

张说:“可是我听说有人因为打胎死掉的。”

徐回:“还有人因为坐火车死掉呢,难道你看见人家不坐火车了吗?”

连自己的亲骨肉都无半点怜惜,绝情到令人匪夷所思。原来彼时的徐志摩正在苦苦追求林徽因,哪顾得上自己的结发妻子和肚中孩子。

在她22岁,她还是生下了次子,但当时的徐志摩的心正沦陷在对林徽因痴狂的迷恋中,又岂是一个孩子可以困住的。

他托人给张幼仪捎话:“你愿不愿意做徐家的媳妇而不做徐志摩的太太。”

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,虽然带着商量的语气,却没有一点协商的态度。这哪是询问,而是给张幼仪下的一张离婚通牒。

于是徐张的离婚,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桩西式文明离婚案。

此后,徐志摩的爱情简史开始了浓墨重彩:林徽因、凌书华、韩湘眉、陆小曼……

而张幼仪这边,她活色生香的生活大幕才刚刚拉开。

徐志摩与张幼仪的第一张合照

都说走出失恋的两种方式:时间和新欢。但找寻自我的道路,一定是刀刃向内的自我修复和自我回归。

任何外在的辅助,只能是缓兵之计,只有在内心里真正的把碎了的心一块一块的拼凑回来,才算真的成长了。

张幼仪说过:“我的离婚要感谢志摩,不是他我也不能成长,也不能找到自我。”

离婚后的张幼仪又遭受了幼子3岁夭折之痛,在生活的一次次暴击之中,这个被徐志摩称为“土包子”的女人,变得愈发坚韧果敢。

她自学德语,进入裴斯塔洛齐学院,专攻幼儿教育,后进入东吴大学教德语。

在四哥的帮助下,进入银行系统,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。

后与八弟、徐志摩等四人合伙经营一家云裳服装公司,张幼仪出任该公司总经理。

二哥成立国家社会党,她应邀掌管该党财务。

她性格里所特有的理性、严谨,让她在商界浮沉中如鱼得水。

事实证明:她更适合以战友的身份与徐志摩同肩站立,委身于徐的身后做徐太太真的太憋屈她了。

与其像个战士捍卫正义和感情,不如和施暴者划清界限及时止损

电视剧《神雕侠侣》李莫愁剧照

佛家说人有七苦: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。

无疑在感情中凡是受到伤害,七苦里面至少占了三苦: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。

李莫愁求爱不得,让自己的一生都困在“情”毒里,明明修炼一身绝世武功,偏偏不肯为自己解咒。

虽然这是电视剧里虚构的人物,但现实生活中,又有多少李莫愁式的姑娘。

当自己遭遇背叛,就要伺机报复,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前任的动向,试图挑散他的新恋情。

“我得不到的,别人也休想得到。”这种负面思想会把一个正常人活活拖成一个十足的神经病。

因为她的眼睛始终盯着别人,她的情绪完全不由自己控制,她把掌控自己的开关交给了伤害她的人,得到的后果一定是更多更深更残忍更绝情的伤害。

一个女生谈了恋爱半年后,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在和另外的女生共享一个男朋友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”被三“了。

自然她非常气愤,也很伤心,虽然干脆的选择了分手,但总有一股去“寻仇”的冲动。

她问一位情感专家:“我想去告诉他那位,这半年来他一直都是脚踏两只船,不要让她继续受骗了。我该去告诉吗?”

记得情感专家说:“去告诉她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你要始终清楚,对你自己而言,最重要的是尽快与烂人烂事一刀两断,不要再让它牵扯你的精力,相比于大义凛然的揭穿他的真面目,及时止损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
有太多人,在一份明知道不值得的感情里沉沦,就是被各种理由牵绊:

“在一起这么久了,不容易。”

“付出了这么多,不甘心。”

“就这样放手了,好遗憾。”……

而“及时止损”四个字,拆开来看,最重要的就是对于“损”的认知。

何谓“损”,只要在一段关系里,自己不仅没有变得更好,反而患得患失、歇斯底里、一身戾气,它带给你的负能量强于正能量,痛苦大于快乐,这段关系就不能不加纠偏、任其发展。

这个女生的前任有错吗,当然有。对自己感情的不认真,对她人感情的随意践踏。是他的错,今后自有他该度的情劫,也有他总要面对的成长。

陆展元有错吗,也有,不信守承诺是错、轻描淡写毫无愧意是错,但错不至死。江湖上自有不光明磊落者该有的名节不保给他束缚。

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。

朱茵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谈到怎么判断有没有爱错人:“拿把镜子照一照自己,如果发现自己跟他在一起之后,变漂亮了,变温柔了,那就是对的人。”

所谓相由心生,一份成熟的爱一定是相互滋养的,若非如此,咬紧后槽牙也要懂得放下。

拿得起很容易,只要我们用点力气就可以,但能够放得下,往往考验的才是真本事。

始终像海绵一样滋养自己,始终像不倒翁一样应对命运

张幼仪和四个孙子孙女

周国平曾说:

“同为失恋,有的人因此自暴自弃,委靡不振;有的人为之反目为仇,甚至行凶报复;有的人则怀着自尊和对他人感情的尊重,默默地忍受痛苦,其间便有人格上的巨大差异。”

张幼仪就是后者,她把她的一生分为两部分:“去德国前”和“去德国后”。

之所以能这样总结,一定是过尽千帆后,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审视自己,才有感而发。

“自救者人恒救之”,张幼仪53岁时,在香港遇到了一个特别爱她并向她求婚的男人,是她在香港的邻居苏纪之医生。

年过半百,仍然可以邂逅爱情,他们在东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,自此相守近二十年,直到苏纪之去世。

有一本书名叫《当你开始爱自己,全世界都来爱你》,书中有一句话写道:

“你自身的能力越高,你感受爱的能力就越强。反之,你能量越低,即使你周围的人都在关心你,帮助你,你可能依然感受不到。”

张幼仪恰恰就是这句话的完美印证,你若盛开,蝴蝶自来。

当下在我们身边不乏张幼仪似的女子,她们又美又飒,无论生活给予什么样的重击,她们痛苦是真、痛哭也是真,但是回过头来,始终聚焦点在自己身上。

有句话说的好:“请你用绝对的理智和清醒的头脑去压制住心里的爱和难过。站在未来的高点去否定当下没意义的事。

愿天下所有好姑娘,都能拥有好的感情,若没有,愿你在颠沛流离中做一个为自己披荆斩棘、勇往直前的战士。

作者简介:

周核桃,一枚“抗摔打、耐咀嚼、有营养、圆润、坚硬”的“核桃”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来源:互联网

本文地址: /qingganbaike/10129.html